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袁刚 所有专栏
袁刚
 
袁刚
 
袁刚,1953年生,江西南昌人。1977年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1982年入山东大学历史系读研,1987年10月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同年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任教,1988年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成立,即转入新系,现为由该系改称的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专着四部,主编参编若干,刊发论文百余篇。主要从事中国政治思想史和政治制度史的教学与科研,近年尤关注近现代政治转型与当代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政府权力清单公示的着力点在规范权力
革除苏联模式与国际接轨
中国改革开放第一声雷响是1977年恢复高考
“贞观之治”难道是任由人打扮的女孩子?
乱中求稳、锐意改革:女皇武则天以猛治天下
袁刚 韩亚栋:清末预备立宪中的税收与“国会”互动
袁刚 张立翘:三民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袁刚 张霄宇:论中国民社党的社会主义
袁刚 孙宇辰:中国百年社会主义思潮与实践
袁刚 翟大宇:论明清之际“复封建”旗号下的分权反专制思想
宪政民主需要思想引领
改革动力不足的症结在冗官
简政放权要冲决“处长政治”关卡
袁刚 邓博宇:人权论争与国民党的训政、宪政
仇和“新政”败落的教训
袁刚 袁鹏:平社论政
北洋水师曾承载着大清王朝的“中国梦”
《战略与管理》:“政治哲学视野下的北洋政府”研讨
户籍的性质、历史与我国户籍制度改革
谈公务员、干部和官僚制
“糖衣炮弹”说和新时期反腐倡廉新思路
袁刚 任玥:从《管子》看齐法家的治国思想
代议制国会的移植与改革
精兵简政与精简机构
民主集中制和国家官僚制[1]
袁刚 陈雪嵩 杨先哲:“问题与主义”之争九十年回顾与思考

从体制根源上清除“大忽悠”官僚主义病症
改革时代需要思想市场
对滥发“责任状”的官僚主义行为不可姑息
隐性体制性腐败更可怕
改革时代上下都要有“变局观”
以苟活为羞,以避事为耻
从“谤木”到“华表”
权力责任清单公示不走过场不搞形式主义
政务诚信的关键在于“公开性”
“驻京办”革除不了,根子在以权力调配资源
政府要象割去自身的毒瘤一样革除无限制公车消费弊政
“两会”应议决“国是”而非“国事”
既得利益群应主动有步骤地放权让利
小议“地方大员”出入政治中枢
权力清单公示要依法推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袁刚 张昊:“层层加码”乃官僚主义痼疾
三胎罚款何时休?
宪政民主需要思想引领
俞可平院长所说“政治学公理”就是普世价值
强制推行计生和政府公信力
简政放权要冲决
中国在国际交往中仍打意识形态牌是愚不可及
也谈反腐除冗及干部下海公务员加薪
如何看待民国乱局?
改革阻力,利益集团vs意识形态
大学生下乡:“村官”还是“村倌”?
改革不容迟疑
民族融合和区域自治
中央巡视组反腐的古今利弊忧思
政府权力都关进了笼子,谁还愿老找政府信访?
“大部制”改革难在裁减冗员
改革的手术刀应挥向那里——谈中共十八大后中国的改革走向
“移坟复耕”无大错 殡葬改革慎推行
改革时代需要思想市场
三民主义的理论意义和当代价值
干部“挂职锻炼”——制度腐败还是制度创新?
袁刚 张昊:丰衣足食后我们需要什么
要打破既有利益格局,先撤除老干部局
辛亥百年话迁都
民情喧嚣下的政治稳定
政府“大部制”改革的难点及阻力
计划生育,该停了
中国的代议制民主
即刻废止计划生育,国家才有前途
计划生育再搞下去等于民族自杀
冗官庸吏构成食利阶层
政府无信无以推动改革
改革阻力,利益集团还是意识形态
精兵简政与精简机构
官员财产申报立法的意识形态障碍

赞乱世游离于政学两界的自由知识人
毛泽东深通兵法和军事化管理
中国“国会”百年祭
民心尽失的历史警示
北大教授评级和学术官僚化

官僚体系“简”与“繁”的千年博弈
民国初年的社会主义思潮
国家治理现代化离不开政治体制改革
城乡地方自治与行政扩张的百年博弈
如何打点中国政治的合法性
国会和辛亥革命

科举文官支撑唐中宗、睿宗朝政治乱而不坠

中国真正需要怎样的“能官”——从仇和落马谈起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